最早记载昭君出塞的东汉铜镜流落民间,是谁在盗掘倒卖?

[热点] 时间:2023-06-09 01:26:15 来源:新闻大战 作者:时尚 点击:93次

  中新网北京6月8日电 题:最早记载昭君出塞的最早昭君东汉铜镜流落民间,是记载镜流间盗掘倒谁在盗掘倒卖?

  中新网记者郭超凯

  2020年,一面东汉铜镜的出塞亮相,引起国内学界和收藏界的汉铜极大关注。这面铜镜刻有“中国”与“匈奴”的落民铭文,并记录有昭君出塞的最早昭君故事,是记载镜流间盗掘倒目前所知最早记载王昭君的文物。然而这样一件国家一级文物,出塞却是汉铜犯罪分子从田里盗掘而来,几经倒手价格从8万涨至260万元。落民到底是最早昭君谁在盗掘珍贵文物?又是谁在背后倒买倒卖?

  东汉铜镜为何被倒买倒卖?

  昭君出塞的故事是中国文学史上长盛不衰的题材,由此演绎出丰富的记载镜流间盗掘倒文学影视作品。西汉时期王昭君和亲匈奴,出塞此后数十年间,汉铜汉朝与匈奴免于边境争端,落民正所谓“兵革不用中国安”。不过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史实与文学的混淆,往往容易将真相带偏。而文物,则成为考订故事要素形成年代的重要依据。

  2020年,一面记录着昭君出塞故事的东汉铜镜的亮相,引起文物界人士的高度关注。这枚直径21.5厘米、缘厚1.2厘米、重1434克的铜镜,其镜背中心为扁球形钮,钮座为十三枚乳钉环绕,间以铭文十二字,为制作者名称及吉语:仲作,宜侯王,复(服)此竟(镜)者大富昌。

  铜镜内区中部有四枚乳钉,将图像分割为四组扇形区域,每一区域均布置人物车马画像,并具榜题,铭文分别为:王诸君/大皇後/胡王车/胡主簿。外区有长铭,形式为七言诗,共七十字,铭文为“孟春正月更元年,胡王陛见赐贵人。后宫列女王昭君,隐匿不见坐家贫。待诏未见有(又)失神,长迫受诏应众先。倍(背)去中国事胡人,汉召单于匈奴臣。名王归义四夷民,兵革不用中国安”,详细地记录着昭君出塞的故事。

  它的出现,以实物形式证明了昭君和亲的故事在东汉已广为流传,也成为探讨王昭君故事发展演变的重要线索。

  洛阳博物馆藏品保管部主任、副研究员石艳艳指出,这面铜镜是目前已知最早记载昭君出塞故事的文物,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

一级文物东汉“昭君出塞”铜镜,铜镜上刻有2处“中国”字样。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一级文物东汉“昭君出塞”铜镜,铜镜上刻有2处“中国”字样。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

  更难能可贵的是,铜镜上的铭文两次出现了“中国”字样。铭文指出,王昭君“倍(背)去中国事胡人”,将“中国”(汉朝)与“匈奴”相对,这是已知存世最早的一件明确将中原王朝与域外政权相对,自称“中国”的实物证据。石艳艳表示,这说明在汉朝,相对匈奴等域外政权,“中国”已是中原政权、炎黄子孙对自我的深刻认知与认同,有助于增强民族凝聚力。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无价之宝,却是一件疑似被盗文物。

  铜镜亮相后不久,公安机关通过侦查发现,这面铜镜疑似洛阳文物贩子李某贝以高价倒卖给广东商人骆某。既是珍贵文物,又牵涉文物非法买卖,洛阳公安局立即成立工作专班,迅速开展侦查。2021年7月,该案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

  铜镜被层层倒卖4手,价格翻了数十倍

  这枚铜镜从哪来?又是如何落到文物贩子李某贝手中?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为了拨开重重迷雾,洛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文物犯罪大队民警李晓丹等人决定从卖方洛阳籍文物贩子李某贝和买家广东商人骆某2个关键人物着手。

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追捕归案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追捕归案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

  经过调查,洛阳警方得知,文物贩子李某贝长期以倒买倒卖文物为生。尽管文化水平不高,只是初中毕业,但李某贝非常善于包装自己。他经常举办一些文物知识的讲座,还在社交平台上晒宝、鉴宝。一番精心操作让他成为洛阳文物圈内数得上名号的“行内大咖”。

  “圈内人都叫李某贝‘大咖’,但他基本不跟洛阳人做生意,都是跟外地人做生意。”多年的办案直觉,让李晓丹意识到李某贝这人不简单,其背后肯定牵扯不少重要文物。

  经过11个月的艰苦工作,洛阳警方逐渐查清了犯罪网络框架,梳理出疑似涉嫌倒卖文物人员40余人、疑似交易信息上百条。

洛阳警方从犯罪嫌疑人李某贝家中搜出大量文物。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洛阳警方从犯罪嫌疑人李某贝家中搜出大量文物。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

  一番条分缕析下,在湖南长沙开古玩店的张某安进入洛阳警方的视野。此人也是职业文物贩子,与李某贝交往密切。李某贝手中的“昭君出塞”铜镜极有可能是从张某安手中购买。

  2021年9月,洛阳市公安局组织第一次集中抓捕行动,李某贝、张某安等人被抓捕归案。李某贝交代了他从张某安处购买“昭君出塞”铜镜并倒手260万卖给骆某的犯罪事实,印证了警方在前期研判中的推断。

  李某贝此人非常狡猾,他以260万的价格将“昭君出塞”铜镜卖给了骆某,但对外却宣称铜镜卖了1000多万元的高价,主要是想混淆视听,在哄抬铜镜价格的同时,也抬高了自己在“圈里”的地位。

  根据李某贝交代的犯罪事实,洛阳警方不断倒追、深挖铜镜倒买倒卖的来龙去脉,最终查清楚了这面铜镜的来历:

  原来早在2014年,犯罪嫌疑人林某永等四人便在桂林市平乐县平乐镇糖榨村一农田内盗掘出土了这面“昭君出塞”铜镜。当时这4人还挖出一些陶罐,不过他们觉得陶罐不值钱,于是便把陶罐摔碎了,只保留了这面铜镜。同年下半年,经中间人介绍,林某永以8万元的价格,将这面铜镜卖给了广西荔浦市的郭某强。随后,湖南长沙文物贩子张某安和张某尉共同出资20万元从郭某强处收购了这面铜镜,之后又以240万元的高价卖给了李某贝。李某贝再加价20万,以260万元的价格将铜镜卖给了骆某。

  铜镜先后被倒卖了4手,价格从8万涨到了260万,翻了32.5倍。至此,“昭君出塞”铜镜案全链条告破,真相水落石出。

  5000多件文物被追回

  顺着倒买倒卖的链条,洛阳警方循线抽丝剥茧,扩大战果。从2020年10月发现相关线索,经过参战民警近一年的缜密经营,该案从一条模糊的单人个案线索,扩展成一个涉案人员多、涉及地域广的系列大案。

  2021年9月和2022年6月,洛阳市公安局组织两次集中抓捕行动,分别赶赴北京、上海、广东等20余个省、市,累计抓获犯罪嫌疑人59人。

洛阳市公安局将扣押的文物移交博物馆。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洛阳市公安局将扣押的文物移交博物馆。 洛阳市公安局供图

  截至目前,该案已判决33人(其中五年以上刑期15人,含十年以上3人),破获案件109起,涉及罪名包括:盗掘古墓葬罪、倒卖文物罪、诈骗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等。

  更令人震惊的是,洛阳警方从这些犯罪分子手中搜出的文物竟多达5000多件,其中包括“昭君出塞”铜镜等一级文物8件,二级文物67件,三级文物592件,一般文物4380余件,另有古钱币54.2公斤。所幸,这些涉案的文物目前均已悉数追回。(完)

(责任编辑:百科)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